长荣股份的财报“魔术”

除股份回购计划蹊跷,长荣股份依靠政府补助调节利润的合理性更令人怀疑。

2017年,长荣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1.29亿元,同比下滑1.35%;实现净利润1.48亿元,同比增长7.09%。年报中,长荣股份表示,公司整体运营资本流转加快,现金流强劲改善,盈利能力进一步增强并为后续可持续增长奠定扎实基础。但事实上,2017年,长荣股份其他收益约占同期利润总额的66.93%,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同比下滑50.95%。更重要的,在前述其他收益中,长荣股份将部分计入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变更为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并一次性计入当期损益,公司会计处理合规性存疑。除此之外,长荣股份的商誉减值情况及股份回购计划同样值得关注。

▽  
会计处理存疑

上市前的长荣股份业绩表现不俗,上市后,长荣股份增收难增利。
尤其重要的是,2017年,长荣股份其他收益金额为1.18亿元,约占同期利润总额的66.93%,其中包括“1620万中央投资重点产业振兴和技术改造专项资金”、“5000万元政策扶持基金”和“3800万元企业扶持基金”。
根据年报,长荣股份将政府补助分为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和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其中,公司将收到的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确认为递延收益,在相关资产使用寿命内按照平均分配方法分期计入当期损益。
2016年年报中,长荣股份表示,2016年,公司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包括中央投资重点产业振兴和技术改造专项资金(下称“重点产业专项资金”)、保税库项目扶持基金等。
然而,2017年,上述补助的性质突然改变。年报中,长荣股份将保税库项目扶持基金确认为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一次性确认政府补助5000万元。
令人不解的是,时隔一年,长荣股份对同笔政府补助的会计处理方式竟截然不同,公司的调节行为是否符合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除上述政府补助外,长荣股份还于2017年12月29日收到天津北辰科技园区总公司给予的3800万元企业扶持资金。最终,正是通过几笔大额政府补助,长荣股份实现业绩“正”增长。
2018年5月2日,长荣股份发布了《关于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辞职的公告》。公告中,长荣股份表示,李东晖离职未导致公司董事会低于法定最低人数要求,不会影响公司董事会的正常运作。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5月9日,长荣股份董事会人数已下降至7人,其中包括3名独立董事和2名外部董事,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均由李莉女士担任。

▽   
回购计划“蹊跷”

根据数据统计,自上市以来,长荣股份累计募集资金36.40亿元,其中直接融资金额为32.73亿元,这一金额约为公司上市前一年总资产金额的7倍。
2017年4月20日,长荣股份完成非公开发行事项,公司最终以15.51元/股价格发行股份9616万股,募集资金14.91亿元。
发行资料显示,共有5家基金获得发行配额。其中,嘉实基金和东海基金分别获配2063万股股份,获配金额3.2亿元,鹏华资管和安信证券分别获配1934万股,获配金额3亿元,财通基金获配1621万股,获配金额2.51亿元。
  
按照相关规定,上述获配股份限售期为12个月。

2018年4月18日,长荣股份发布《限售股解禁的提示性公告》,公司前次定增发行的有限售条件流通股将于2018年4月23日解禁后上市流通。
颇为巧合的是,4月19日,长荣股份发布了《关于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的预案》。
回购预案中,长荣股份表示,鉴于受到外部市场因素影响,近期公司股价出现波动,公司认为,目前公司股价不能正确反映公司价值,公司拟用自有资金进行股份回购。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根据公开信息,截至2018年4月17日(回购股份决议前一个交易日),长荣股份第七大股东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嘉实惠泽定增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下称“嘉实惠泽”),持有967万股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23%。
但截至2018年5月3日(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股权登记日),嘉实惠泽已不在长荣股份前十大股东名单中,东海基金-招商银行-东海基金-鑫龙191号资产管理计划成为新晋第十大股东,持股数量为379万股。这意味着,4月17日至5月3日间,嘉实惠泽至少减持了588万股,约占长荣股份总股本的1.43%。
疑惑由此而来,长荣股份本次回购计划的实施是否另有原因?公司此前是否曾与非公开发行参与方签订保底协议?


▽   
警惕业绩“变脸”

2013年4月,长荣股份公告称,公司拟使用超募资金向子公司增资建设长荣健豪云印刷项目,预计达到可使用日期为2014年8月31日。公司预计,项目建设期为1年,未来三年实现的净利润金额分别为1500万元、4500万元和9000万元。2015-2017年,长荣健豪实际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149万元、-3220万元和-4094万元。
此外,2013年12月,长荣股份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深圳市力群印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力群印务”)100%股权,公司整体估值约为9.38亿元。
按照业绩补偿协议,2014-2016年,力群印务承诺的扣非后净利润金额分别不低于1.26亿元、1.32亿元和1.39亿元;年报数据显示,2014年和2015年,力群印务实际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金额分别为1.48亿元和1.63亿元,顺利完成了业绩承诺。
2016年,力群印务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金额为1.2亿元,低于业绩承诺值;2017年,力群印务实现的净利润金额为8194万元,同比下滑32.55%。
根据相关会计准则,企业合并所形成的商誉,至少应当在每年年度终了进行减值测试。但截至2017年,长荣股份并未对力群印务进行商誉减值处理。根据年报数据,截至2017年年末,长荣股份商誉账面价值约为6.72亿元,约占同期总资产的12.62%。其中,公司因收购深圳市力群印务有限公司形成的商誉价值约为6.59亿元。
对于投资者而言,上市公司能否维持长期稳定的盈利状态应是最关心的问题,商誉减值准备的计提无疑将对公司业绩产生不利影响。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或许是,力群印务的业绩颓势能否扭转,商誉减值如何“排险”?

我们使用cookies来运作该网站, 并改进其可用性。 关于我们使用的cookies、 如何使用和您如何管理它们的详细信息可通过阅读隐私声明获取。 请注意使用本网站意味着您同意使用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