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最大的药包印刷厂到底有多大?为什么药包印刷没有产生超级大佬?

2018年,对印刷圈来说,确实是上市的“小年”。5月29日,主营液体无菌食品包装的山东新巨丰主动撤回IPO申请,这意味着又一家圈内企业上市遇挫。

新巨丰成立于2007年。它于2017年6月首次预披露招股书,又于今年4月进行了预披露更新。这让三好同学一度以为,新巨丰过会日期临近,未曾想它最终还是选择了“撤退”。

从财务数据看,新巨丰的表现其实相当不错,2015-2017年,分别实现营收4.99亿元、6.05亿元、7.68亿元,净利润6876.49万元、3825.87万元、1.05亿元。一年净赚1个亿,即使在圈内上市公司中也不多见,新巨丰的IPO之旅就这样走向终结,着实有点可惜。

与新巨丰一样可惜的企业还有。在新巨丰之前不久,主做塑料袋的万达杰、主做工业纸袋的艾录股份也先后撤回了IPO申请,再加上年初过会折戟的天元集团、龙利得,年内已有5家圈内企业IPO铩羽。

在三好同学印象中,2017年进行了预披露、目前还在排队等待过会的圈内企业,貌似只剩下了在东莞做奢侈品包装的铭丰包装,以及来自四川的烟包企业金时印务。

新上市的企业少了,让三好同学很挠头。不为别的,可以扒的案例也少了。

新鲜素材供给不足怎么办?没啥好办法,三好同学只能翻箱底。所以,前些日子连续扒了两家老牌港资企业永发印务、星光集团。

今天,再来说谁呢?今天要说的不再是港资企业,虽然它成立之初也曾有港资的股份。这家企业是:深圳九星印刷包装集团有限公司。

年届而立的药包“老大”

深圳九星在圈内成名已久。十几年前,当三好同学还是刚入行的小记者时,到深圳走访采风,便常听人说到九星。而且,每每提及总是言语之中带有几分景仰。

只可惜,在圈里混了这么久,与九星一直没有什么交集。直到这次扒到它,才发现九星不仅有规模,还有历史、有底蕴。

官网显示,深圳九星成立于1989年,迄今已有29年历史,年届而立。论资历,九星当然没办法与百年老店永发印务比,但在内地成长起来的大型印刷企业中,能与九星比年头的恐怕没几家。

深圳九星以药包闻名,这是有来由的。九星目前的大股东是上市公司:华润三九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华润三九的前身是:三九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三九医药的前身是:深圳南方制药厂。

这个南方制药厂可不简单。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中,有一篇《一人三九》,说的就是南方制药厂和三九集团的创始人赵新先。

根据吴晓波的介绍,成立于1985年的南方制药厂,以令人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崛起。到1988年底,就实现产值18亿元,上缴利税4亿元,在全国500家最大工业企业中占据第82位。

正是在这时候,南方制药厂发现深圳周边没有印刷厂,能够满足其对纸盒包装的要求,深圳九星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也就是说,成立九星的主要目的就是满足南方制药厂内部的包装需求。不过,按照官网的说法:仅仅三年后,到1992年,九星就不仅可以满足内部需求,还成为“国内医药界颇具知名度的纸盒包装供应商”。

深圳九星之所以发展这么快,与其高起点密不可分。九星成立时的投资额为850万美元,按当时的汇率约合人民币3200万元。各位老板想想:在城镇职工年均工资不到2000元的30年前,这么一大笔钱能干多少事?

以实力雄厚的大股东为依托,深圳九星发展很快。而且,在技术、设备方面不吝投入,因而总能领风气之先。据官网介绍,九星于1998年将透明镭射膜首创用于药品盒包装,在制药和印刷包装行业掀起了崇尚防伪包装的新时潮,进一步确立了“九星在药品包装行业的第一品牌”。

2001年,首先引进了当时国内相当先进的美国A牌9色柔版机,及6色凸版机和标签机。在三好同学的感觉里,这些设备在十几年前的印刷圈,应该十分稀少。

2008年,九星更是投资近亿元,引进数台德国罗兰印刷机,日本三和模切机,韩国太阳糊盒机,完成了“产能规模的跨跃性调整”。

目前,九星的主力印刷设备包括:高宝利必达105六色和七色UV印刷机、曼罗兰ROLAND 700 HiPrint印刷机、海德堡CD102六色机,涵盖德国三大胶印机品牌,哪一台都价值不菲,外加美国A牌柔印机。

深圳九星成为集团是在2004年。除了深圳工厂,九星旗下还有本溪九星、上海九星两家控股公司,以满足不同区域客户对药包的需求。此外,深圳九星还有一家从事印刷配套贸易的子公司:成立于1993年的深圳市九恒印刷设备器材有限公司。那个年代起步的贸易商,也都赶上了好时候。

当然了,九星以药包印刷闻名,却又不局限于药包。官网显示,其产品涵盖药包、电子包装、食品包装,还有烟包、酒包、手袋、标签,相当多元。

深圳九星的硬实力

深圳九星本是为了满足南方制药厂内部的包装需求而生,其命运也就与这个大股东紧密绑定在了一起。2000年,由南方制药厂发展而来的三九医药股改上市,九星成为上市公司的一员;2007年,三九医药加入大型国企华润集团,九星又成为华润医药下属企业。

股东背景强大,基本上被公认为国内药包印刷“老大”的深圳九星,硬实力到底怎么样?

三好同学在百强榜上,扒到了深圳九星2007-2016年的主要财务数据。

这十年,九星连续上榜百强,排名由2008年的第73位,最高攀升至2013年、2014年的第29位,近三年则一直稳定在30多位。

首先,还是从资产说起。2007-2016年,深圳九星的资产规模稳步提升,由2.77亿元增至6.11亿元,十年间增长120.57%,不能说很快,但也不算慢。

这十年又可以分为三个阶段:2007-2011年,由2.77亿元增至4.30亿元,为稳步扩张期,年度同比增长率最高为14.96%,最低也有6.49%;2012年为跃升期,资产规模大涨38.19%,由4.30亿元增至5.94亿元;2013-2016年为平台期,年度同比增长率最高为1.16%,最低则只有0.32%,基本持稳。

深圳九星的资产情况(单位:亿元)

再来看销售收入和盈利能力。2007-2016年,深圳九星的销售收入持续上涨,由3.40亿元增至9.24亿元,增长164.85%。且十年间,没有任何一个年份出现销售下滑,对一家企业来说,这是十分难得的。

对九星来说,虽然没有出现下滑,销售增长的压力还是存在的。从销售增速的角度,2007-2016年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

2007-2013年为第一阶段,九星的销售收入基本每年跨过一个整数关口,从3亿、4亿、5亿、6亿、7亿,一路攀升至8亿以上。年度同比增长率最高达到25.47%,最低也有10.01%。

2014-2016年为第二阶段,九星销售增速陡然降至1%左右,2015年最高为1.12%,2016年最低为0.95%。为什么画风转变如此之快?三好同学也没闹清楚。

深圳九星产品销售收入和利润总额情况

九星利润总额的走势与销售收入基本一致,只不过转折点出现得早了一年。2007-2012年,九星的利润总额由2046万元,稳步增长至6120万元。其中,2010年增幅最高,达到45.04%;2012年最低,为8.22%,6年间累计增长199.12%,十分可观。

2013年,九星的利润总额突然出现10.59%的下滑,降至5472万元。随后两年,其利润总额波动不大,分别为5510万元、5520万元;2016年,又出现11.68%的下滑,降至4875万元。

从资产、销售收入、利润总额的走势看,自2013年左右开始,深圳九星貌似遇到了一些挑战。

利润率的变化或许更能说明问题。2007-2016年,深圳九星合计实现销售收入70.36亿元,利润总额4.43亿元,利润率6.20%。

在此期间,以2011年为分界点,其利润率呈现截然不同的走势。2011年之前,基本处于上行态势,由2007年的5.86%增至2011年的高点8.04%;此后,其利润率持续下滑,逐年降至2016年的5.27%。

深圳九星的利润率情况

药包印刷为什么没有超级大佬?

由前些年的高速增长,到近年来的营收持稳、盈利波动、利润率下滑,深圳九星貌似遭遇挑战。

挑战来自何方闹不清,三好同学能够确定的是:即使发展进入平台期,深圳九星的销售规模在药包印刷领域仍首屈一指。

目前,在三好同学目力所及范围内,药包领域有3家规模较大,且名声在外的企业:深圳九星、环球印务、鲁信天一。

在数据较为齐整的2016年,三家企业的营收分别为9.24亿元、3.88亿元、2.28亿元,九星领先优势明显;利润总额分别为4875万元、3278万元、3174万元,九星同样位居第一。

2016年三家药包印刷龙头企业的营收和利润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九星在百强榜中的数据与华润三九年报给出的数据并不一致。比如,百强榜显示,2014年,九星的总资产和销售收入分别为6.01亿元、9.06亿元;华润三九年报给出的总资产和营收数据分别为4.41亿元、5.52亿元。

三好同学认为,这可能是由于报表合并范围不同导致的。当然了,即使按照2014年5.52亿元的营收计,九星在药包领域的“老大”地位也是十分笃定的。

不管年营收是9个多亿,还是5个多亿,深圳九星基本上给国内药包企业划了一个规模的上限。对一家单体印刷企业来说,能达到这样的量级当然很不容易,可喜可贺。

可作为细分市场的龙头,深圳九星的体量与消费电子包装、烟包领域的头部企业比,存在着明显的差距,而药包的下游行业并不比其他行业小。可为对比的是:2017年,国内烟草制品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营收总额为9904.9亿元,而医药制造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营收总额为28459.6亿元,后者是前者的近3倍。

体量庞大的下游行业,为什么没有培育出年营收超二三十亿元的超级印刷大佬?

在三好同学看来,这或许与药包印刷的特点有关。

首先,折叠纸盒作为典型的药包产品,市场总量并不是很大。环球印务在上市招股书中引用一家国际调查公司的数据预测,到2018年,我国药包市场的年销售额预计为82.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00多亿元。这其中去掉各种玻璃、塑料容器,折叠纸盒的销售额很难超过200亿元。

其次,药包(本文主要指药品彩盒)产品展开面积不大,工艺也算不上复杂,但种类繁多、尺寸不一,标准化程度差。对多数企业来说,想靠这类产品上规模,都很有挑战。

第三,药包印刷市场的开放性还不是很高。比如,作为这一领域的龙头企业,深圳九星由华润三九100%控股,环球印务虽是上市公司,陕西医药控股集团依然是持股46.25%的大股东。其他一些上规模的药包企业,也大多从属于特定医药企业。

这一运作模式的好处是,药包印刷企业深度融入医药集团的上下游产业链,作为配套企业,在业务方面能够得到保证。不足之处便是,企业间基于市场化的兼并重组推进不易。因此,也就难以产生在整个印刷圈都规模超群的大型企业。

好了,到这就快说完了。今天的话题最后落脚到:药包印刷圈为什么没有产生超级大佬,只是作为一种探讨。因为做企业,搞大了当然很好,但如果在一个明摆着搞不大的市场里,还非要硬上,那不是给自己埋雷么?

无论如何,药包在圈内都是一个引人瞩目的细分市场。最后,还是祝各位老板好运吧!

作者介绍:

中国国际彩盒展专家委员会专家


刘积英


刘积英先生,笔名王三好,长期从事印刷包装专业媒体工作,具有近20年从业经验,曾担任《印刷技术》杂志副主编、《印刷经理人》杂志主编、《印刷工业》杂志社总经理兼总编辑、《出版商务周报》总编辑、印刷工业出版社副社长兼副总编,及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副秘书长。


现任《中国印刷》杂志社社长,微信自媒体“印刷企业家”创办人兼主要撰稿人。对印刷包装行业的发展现状有深入思考,擅长行业数据及上市公司、新三板挂牌企业财务数据分析,对印刷包装电商及其他新型商业模式有一定思考,可为纸箱企业提供战略层面的咨询、顾问服务。

擅长领域

印刷包装企业(含纸箱企业)企业战略分析、诊断、规划,印刷包装行业、企业分析报告、可行性报告及专题研究报告撰写。


可为纸箱企业提供一对一的战略咨询、顾问服务,项目可行性研究及专题研究报告服务。


※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本人同意,不得擅自转载,侵犯版权追究法律责任。

我们使用cookies来运作该网站, 并改进其可用性。 关于我们使用的cookies、 如何使用和您如何管理它们的详细信息可通过阅读隐私声明获取。 请注意使用本网站意味着您同意使用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