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2017年规模印刷企业利润表现创近三年最佳!及纸价上涨为什么反而推高了印刷企业的利润率?

有报喜的。比如:劲嘉股份全年实现营收29.45亿元,同比增长6.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5.77亿元,同比增长1.02%。尤其是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劲嘉的净利润为5.53亿元,同比增长25.82%,表现相当不错。
长荣股份预计实现净利润1.36亿-1.63亿元,同比增长0%-20%。据解释,业绩增长主要是由于下游包装印刷行业增速加快,国内销售出现“较快增长”,海外销售实现“大幅增长”。
有报忧的。同为烟包印刷企业,在港上市的贵联控股发布盈利预警,预计2017年核心业务净利润同比下降不超过40%。这主要是由于其华东地区客户存库过大、低档产品需求疲弱,以及因投标竞争激烈烟包价格下降等因素导致的。
同样出现下滑的还有印铁制罐企业宝钢包装及4个多月前刚刚上市的创源文化。前者预计2017年实现净利润600万-900万元,同比降幅在8.95%-39.30%之间;后者预计实现净利润5668.34万- 6650.85万元,同比下降12%-25%。
有喜忧参半的。比如,界龙实业发布预盈公告,预计2017年盈利3000万- 3600万元,但在扣除出让上海龙樱彩色制版有限公司100%股权等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预计亏损2000万-2600万元。
由于产品不同、所处发展阶段不同,各个企业的业绩表现更多体现的是其自身的经营实力。
整个印刷圈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中,又收成如何呢?在纸价跌宕、环保施压的情况下,传说中的市场回暖是确有其事,还是镜花水月?下面就来扒一扒。

“相杀”一年,印刷、造纸业成绩单的三个“意外”

1月2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营收和利润情况。
三好同学发现,在圈内老板被搅得惶恐不安的2017年里,“印刷和记录媒介复制业”(简称“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交出了一份相当不错的成绩单:实现营收8163.1亿元,同比增长6.5%;利润总额558.7亿元,同比增长6.9%。
利润增速比营收快了0.4个百分点,增产又增收,一举扭转圈内企业多年来“增产不增收”的尴尬局面。
单就利润总额增速来看,2017年甚至创出了近三年的新高。可为对比的是,2015年,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仅增长5.0%,2016年更是出现4.5%的负增长。
再往前看,2014年,利润总额同比增速虽然达到7.3%,比2017年高出0.4个百分点,但却比同年营收增速低了2.2个百分点。

2014-2017年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营收和利润总额增长率变化

这样的转变出现在纸价大幅波动,圈内老板备受煎熬的2017年,着实令人意外。考虑到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在印刷业总营收中的占比超过60%,也就完全有理由相信:2017年,印刷市场回暖所言不虚。
当然了,印刷圈的业绩增长再亮眼,还是没办法跟造纸行业比。2017年,“造纸和纸制品业”(简称“造纸行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营收15413.1亿元,同比增长13.7%;利润总额1028.6亿元,同比增长36.2%。利润增速比营收高出了22.5个百分点,人家这才叫“小增产大丰收”。
一想到过去一年,在纸价“过山车”般的行情中,本应相亲相爱、携手前行的造纸厂、印刷厂,关系空前紧张,个别地区甚至出现两类企业相互“宣战”、相互“搏杀”的局面,有老板可能要说了:纸厂发的还不是“昧心财”?他们暴涨的利润是建立在印刷厂的“痛苦”之上的。
在这一轮长达一年多的纸价跌宕中,部分纸厂、纸商的表现确实令人难以恭维。在不期而至的市场动荡中,为了维持高价、获取暴利,乱象频出,丧失了产业链上下游应有的道义和互信。
不过,对比过造纸、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统计数据,三好同学发现了三个“意外”。
一是造纸行业的营收没有想象中增长快。回首2017年,各位老板觉得纸价涨幅有多大?多了不敢说,百分之二三十没问题吧?如果达到这一涨幅,只要造纸行业的产量不下降,营收增幅就至少不会低于20%,可实际上只有13.7%。
二是造纸行业的利润率没有想象中那么惊人。2017年,造纸行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增速比营收高出22.5个百分点,部分上市公司利润翻了一两番,那造纸行业的利润率是多少呢?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整体水平是:8.25%。在实体行业中当然算不错的,但是没有三好同学的想象高,跟印刷业也没有显著优势。2017年,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率是7.93%。
三是纸价跌宕并没有拉低规模印刷企业的利润率。纸价上涨一度让圈内老板压力重重,并且确有企业因无法快速实现价格传导陷入亏损或利润下滑。但从整体上看,2017年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不降反升,利润率比2016年提高了0.96个百分点。对一个行业来说,这样的增幅相当可观。

造纸、印刷业的利润率曲线

在各纸种价格大幅波动、屡屡创出近年新高的情况下,造纸行业的业绩上扬在情理之中,而印刷业的利润率不降反升就有些让人闹不懂了。
因为在造纸、印刷及下游客户的产业链关系中,印刷企业的地位相对弱势,无论是面对集中度更高的造纸厂,还是规模通常更大的下游客户,议价能力都不是很强。在这一轮近乎史无前例的纸价波动中,印刷厂通常也被认为受创最深。
可产业经济的运行就是这样出人意料。由此是不是可以推论:纸价上涨对印刷业的利润完全没有影响呢?好像也并非如此。
三好同学将国家统计局的相关统计数据分解到每个月后发现:造纸、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在营收走势高度相似的同时,利润总额曲线却呈现出更多的负相关。
先来看营收。去掉1-2月的合计值,可以发现,造纸、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营收的高点均出现在6月份,分别为1455.4亿元、843.3亿元;低点均出现在11月份,分别为984.1亿元、602.9亿元。从环比走势来看,1-7月和11-12月,两个行业均同涨同跌,只是在8-10月三个月表现相反。
看到这,有老板可能要问:为什么不把1、2月份也分开来说?因为国家统计局只公布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2月的合计值,所以无法细分。还请见谅。

 

造纸、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营收走势(单位:亿元)

再来看利润总额。同样去掉1-2月的合计值,造纸、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的环比走势呈现正相关的只有3个月:6月、8月和9月,4-5月、7月、10-12月均表现为负相关。
尤其是最后三个月,造纸、印刷业利润总额的负相关性表现得十分明显:10月,造纸行业利润总额环比上升12.51%,印刷业环比下降6.46%;11月,造纸行业下降22.06%,印刷业上升15.58%;12月,造纸行业上升10.06%,印刷业下降14.33%。

 

造纸、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走势(单位:亿元)

造纸、印刷业营收的正相关很好理解,纸价上涨在直接带动造纸企业营收增长的同时,也会触发印刷企业的涨价动力,尤其是在涨幅过大的情况下。两者利润总额负相关大于正相关也好理解:印刷企业将纸价波动向下传导需要时间,这个时间差便会表现为负相关。
营收、利润总额表现如此,两个行业的利润率曲线又如何呢?三好同学发现一个看似“矛盾”的现象:在多数月份表现为负相关的同时,两个行业全年的利润率走势表现为高度的正相关。
如下图所示:1-3月,造纸行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率略高于印刷业。4-6月,印刷业利润率拉升,且显著高于造纸行业,这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纸价快速回调,处于全年低点。
2017年造纸、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率走势
进入下半年,印刷业、造纸行业利润率近乎同步出现快速提升,表现为高度的正相关,直到11月达到全年高点。
这一时间段又发生了什么?纸价突破前期高点,快速上扬,并在10月底达到全年峰值,然后在11月大幅下跌。
三好同学觉得,印刷业利润率在11月创出高点9.72%,便受益于产品报价相对于纸价调整的延后效应。

纸价上涨为什么反而推高了印刷业的利润率?

说来很有意思:造纸、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在利润总额月度、短期负相关的情况下,全年利润率走势在大形态上表现为高度的正相关。
纸价的快速上涨为什么没有拉低,反而推高了印刷企业的利润率?三好同学觉得,其中一个很大的可能是:与本轮纸价上涨的特点有关。
从整体上看,这一轮纸价波动在整体向上的大势之下,表现为快涨快跌,短期涨幅令圈内老板错愕而无法承受。这就在事实上将印刷厂带进了“置之死地”的处境。
道理很简单,如果纸价上涨5%,印刷厂老板算算账,少赚点还能撑过去,可能就不跟客户谈了。毕竟,在客户面前,大多数印刷厂本来就没有太多话语权,谈好的价格要涨上去并不容易。但如果纸价短期上涨百分之二三十,甚至更高,即使把印刷厂的加工费都搭进去还要赔本呢?那当然只有跟客户重新谈了,因为印刷厂老板想赔也赔不起。
2017年,很多圈内老板实际上都处于这样一种状态。纸价的快速、大幅上涨,逼迫印刷厂必须跟客户重新议价,并且整个行业在涨价的问题上达成了阶段性的一致。这自然有利于印刷厂,在某种程度上重新获取丢失已久的定价权,进而带动整个行业利润率的提升。
同时,纸价大幅波动还给一些圈内老板提供了“火中取栗”的机会。如果印刷厂的资金实力足够雄厚或在采购中的话语权足够强悍,且对纸价走势判断精准,进而在低位时锁定纸价或储备一定库存,就有可能在纸价走高的情况下获取额外的利润。
当然了,2017年印刷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率不降反升,是各种复杂因素相互作用导致的综合结果,而不仅仅与纸价相关。比如,贯穿2017年始终的环保风暴,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印刷业的产业格局。
在各地由于环保督查、环保治理导致的停限产中,大型印刷厂虽然也屡屡“中枪”,被列入停限产名单,甚至罚款、关厂,但从整体上看,中小印刷厂受到的影响更大,这会促进业务资源向大型印刷厂集中。
同时,在以北京为代表的京津冀地区,由于持续的环保高压和企业外迁重建压力,中小印刷厂被停限产的情况更多,淘汰退出市场的速度更快。这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印刷产能的阶段性、区域性供给不足,让出版社等下游客户感受到了已经多年未见的有活没人干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大型印刷厂的议价能力自然能得到提升,利润率也就更有保证。
无论如何,让圈内老板倍感焦虑,又有意外之喜的2017年已经过去了。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印刷圈焦虑更少一些,惊喜再多一点。
最后,还是祝各位老板好运吧!这么熬人的2017年都扛过去了,还有什么沟沟坎坎是咱印刷人迈不过去的呢?
(本文由中国国际彩盒展专家委员会专家刘积英老师为我们分享——2017年规模印刷企业利润表现创近三年最佳!及纸价上涨为什么反而推高了印刷企业的利润率?)

中国国际彩盒展专家委员会专家:

刘积英

刘积英先生,笔名王三好,长期从事印刷包装专业媒体工作,具有近20年从业经验,曾担任《印刷技术》杂志副主编、《印刷经理人》杂志主编、《印刷工业》杂志社总经理兼总编辑、《出版商务周报》总编辑、印刷工业出版社副社长兼副总编,及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副秘书长。
现任《中国印刷》杂志社社长,微信自媒体“印刷企业家”创办人兼主要撰稿人。对印刷包装行业的发展现状有深入思考,擅长行业数据及上市公司、新三板挂牌企业财务数据分析,对印刷包装电商及其他新型商业模式有一定思考,可为纸箱企业提供战略层面的咨询、顾问服务。
擅长领域
➤印刷包装企业(含纸箱企业)企业战略分析、诊断、规划,印刷包装行业、企业分析报告、可行性报告及专题研究报告撰写。
可为纸箱企业提供一对一的战略咨询、顾问服务,项目可行性研究及专题研究报告服务。

※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本人同意,不得擅自转载,侵犯版权追究法律责任。

我们使用cookies来运作该网站, 并改进其可用性。 关于我们使用的cookies、 如何使用和您如何管理它们的详细信息可通过阅读隐私声明获取。 请注意使用本网站意味着您同意使用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