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0年,印刷圈到底买了多少进口胶印机?为什么说去产能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

5月底,国家统计局公布了1-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运行状况,印刷和记录媒介复制业表现良好:实现营收2275.1亿元,同比增长9.4%;利润总额136.8亿元,同比增长10.1%。

不仅利润增速继续跑赢营收,而且两项指标的增速与2017年比都有明显提高:营收高了2.9个百分点,利润总额高了3.2个百分点。

看上去,印刷圈的回暖势头不仅在延续,还在加速。问题是:数据层面的持续向好,似乎无法完全化解圈内老板心中的焦虑。

前几天,一位在深圳搞印刷的老板来电感慨,身边的不少同行都处于勉力维持的境地:要进进不得,赚钱不容易;要退退不得,想卖卖不掉,想关关不了。

他自己的工厂以商业宣传品和画册图书印刷为主,状态也今非昔比:前些年也不好做,但只是赚多赚少的区别;这一两年,已经滑落到盈亏平衡点上下。

谈及原因,除了合版厂对商业印刷业务的分流,以及艺术品市场趋冷带来的画册出版减量,这位老板还特别提到了一点:印刷机持续不断的效率提升,带来的产能扩张和竞争压力。

他举例说,有一家厂商推出一款紧凑型胶印机,在比对开机只增加30%左右成本的情况下,能够实现全开印刷,效率翻番,企业要不要投资便成了问题。

买吧,市场上已经产能过剩;可要自己不买,别人先下手了,便有可能在竞争中失去优势。

这位老板的困惑,实际上说出了很多圈内老板都面临的共同问题。那就是,但凡是搞印刷的,基本都有一个——

设备投资依赖症

十几年前,三好同学刚入行时,便常听圈里的老板说:印刷厂的竞争无非是质量、价格和交期。

这话自然很有道理。想想就明白:客户给印刷厂下订单,价格一样,有谁不希望质量好点,交活快点?质量、交期差不多,有谁不希望价格更低一些?

后来,在圈里混久了才知道:质量、价格、交期并非是所有商业竞争的核心,而是与印刷业加工服务业的特性紧密相连。

由于印刷厂做的是加工服务,没有自己的产品,各家能提供的服务本质上差不多,因而就很难像产品型企业一样,从产品创新上做文章,能拼的大体就只有:质量好点、价格低点、交期快点、服务贴心一点。

最近几年,随着互联网思维的跨界渗透,以及新技术、新工艺的出现,印刷圈的玩法逐渐丰富,但质量、价格、交期,仍是同类印刷厂之间竞争的基本要素。

印刷厂的质量、价格、交期又取决于什么?或者说,是什么支撑起了印刷厂在这三个方面的竞争力?

各位老板都在圈内打拼多年,相信很多人脱口而出的会是同样两个字:设备。

道理很简单:设备好坏直接决定印刷生产的质量、效率,而效率高低又会影响成本、价格,决定交期。

所以,最近二三十年,圈内大企业越来越多,老板们的基本套路却差别不大:在根据自身的资源禀赋锁定赛道后,拼的还是质量、价格和交期。

为了在这三个维度上获取竞争优势,不管是大老板,还是小老板,在设备引进上都可谓不吝投入。只不过,实力强的大老板出手就是高端设备;实力弱一点的小老板,则大多从二手机、低端机起步,然后,攒点钱买设备,再攒点钱再买设备。

如果老板足够圣明,再加一点运气,就有可能在一次又一次设备引进与更新中,由小变大,由弱而强,成为圈内大佬。

问题是:在印刷厂老板投资能力不断增强的同时,设备商为了维持市场竞争力,也会持续不断地对设备进行升级。这就会导致:除非一项技术逼近发展极限,否则印刷厂对设备的投资就是无止境的。因为为了保持竞争力,头部企业会倾向于选择更具质量与效率优势的新型设备。

由于印刷机是耐用设备,头部企业持续的设备更新,又会引发另外一个问题:市场上的二手机数量大大增加,进而行业进入门槛被拉低,为后来者的加入创造条件。

对实力相对较弱的初创期老板而言,二手设备虽然效率、质量没有办法与新设备比,但购买成本低,因而有可能在价格方面获取竞争优势,以低价弥补其他方面的不足。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很多大老板在抱怨低端产能过剩的同时,自己其实也在为行业产能的累积“添砖加瓦”。可以确信的是,除非迫不得已,几乎没有老板会把淘汰设备砸烂卖废铁,而会将其投入二手机市场,以收回残余价值。

一方面是高质量、高效率的新机型装机量不断增加,另一方面是低成本二手机数量也在增长。一个自然而然、显而易见的后果便是:市场上的印刷产能加速累积。

在成长性良好的市场中,新增产能有可能被增量业务所消化。但一旦市场陷入停滞或设备存量达到一定的临界点,产能过剩的问题便会凸显。

有人可能要问了:产能过剩,难道老板们不会收紧投资么?从长期来说,或许是这样的。但在三好同学看来,在短期内,产能过剩反倒有可能促进产能的进一步增加。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产能过剩的市场中,老板们面临的竞争压力更大。要在激烈的市场比拼中胜出,就需要进一步强化竞争优势,引进新型、高端设备是有效手段之一。由此产生的二手机增量,又会形成一个新的产能增加循环。

近20年进口了多少胶印机?

如此说来,对过度依靠设备能力来确立市场竞争优势的印刷圈来说,持续不断的技术改造与设备升级,以及由此引发的产能累积循环,似乎很难避免。

或许,只有从这个角度,才能理解:为什么很多印刷厂老板一边自嘲在给设备厂打工,一边还是在不停地买设备。

说了这么多,印刷圈这么多年到底买了多少设备,花了多少钱呢?印刷设备种类繁多,型号不一,一一都说没法做得到。三好同学只能选择最具代表性的印刷设备——胶印机,试着来扒一扒。而且,还只扒到了进口量。

不过,这也足以说明一些问题:在国内印刷圈,至少到目前为止,胶印还是最主流的印刷工艺,而咱们的高端胶印机又绝大部分依赖进口。

这些年,印刷圈到底买了多少进口胶印机呢?先说总数,1998-2017年20年间,咱们一共进口胶印机22709台,累计进口额达139.20亿美元,按历年平均汇率,约合人民币1010.47亿元。

从数量来看,2003年进口的胶印机最多,达到1483台;1998年最少,为563台。在这20年间,胶印机进口有两个高峰:一个是2001-2008年,胶印机进口量连续8年保持在1000台以上;另一个是2010-2014年,连续5年保持在1000台以上。

如果说,第一个高潮的出现受益于加入WTO后,对外开放的深化、制造业的崛起和印刷业的繁荣。第二个高潮的到来,则多少有些奇怪。因为这一段时间,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都处于国际金融危机的余波中,增长并不乐观。

1998-2017年我国胶印机进口量情况(单位:台)

从进口金额来看,这种感觉会更强烈。在这20年间,进口金额最高的四个年份依次是:2011年,11.11亿美元;2010年,10.89亿美元;2012年,10.08亿美元;2013年,9.77亿美元,全部集中在2010-2013年国际金融危机余波未消的这段时间。

如果各位老板还有印象,大体上是从2013年开始,以福州千帆等多家大型企业破产倒闭为标志,印刷圈景气度明显下降。

也就是说,在一波史无前例的投资高潮后,印刷圈迎来了一轮十分少见的深度调整。

1998-2017年我国胶印机进口金额情况(单位:亿美元)

为什么胶印机进口量有两个基本比肩的高峰,而进口金额只有一个高峰?

这是因为:进口单价在走高。1998-2017年,进口胶印机的平均价格为61.30万美元(到岸价,而非印刷厂的到手价)。其中,进口金额最高的2011年前后,恰好也是进口单价的峰值:2012年最高,为85.57万美元;2011年次之,为81.45万美元。

1998-2017年我国进口胶印机平均价格情况(单位:万美元)

这些数据是从哪来的?三好同学一点一点扒出来的。直接出处主要是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历年发布的相关报告,有少数年份来自《印刷技术》等业内媒体的报道,数据的初始来源则是国家海关总署。

去产能是漫长而复杂的过程

20年,进口22709台胶印机,到底多不多。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这还不是国内胶印机存量的全部。因为还有不少设备没有被统计,比如:1998年之前进口的胶印机,通过各种渠道进口的二手机,以及数量可观的国产胶印机。

没有纳入统计的设备不好说,20年进口了这么多胶印机,在行业中形成了多少累积产能呢?准确的数字很难讲,但不妨做个估算:假设在满产情况下,每台胶印机每年能实现2000万元的产值,则22709台机器的累积产能就是约4542亿元。

这个数字怎么样?大概七八年前,三好同学见过一个数据:在我国印刷业主流印刷工艺的应用中,胶印位居首位,占比约42%。

假如这一比例保持不变,以2016年我国印刷总产值11544.75亿元推算,胶印的年产值就是约4849亿元。

乍看上去,产能与需求之间还有缺口,但正如前面已经说过的,这20年间进口的22709台胶印机肯定不是市场存量的全部。假设市场上的其他胶印机每年还有1000亿元的产能(这个估算应该不算夸张,胶印产能就会存在相当比例的过剩。

当然了,以上种种数据都是假设基础上的推算,不一定准确,仅供参考。

无论如何,从进口情况看,我国胶印产能的累积速度是十分惊人的。只不过,这些产能是在20年间一点一点散布到广袤国土上的,且其中相当部分被快速增加的印刷需求所消化。因而,对具体企业而言,身边的印刷机在增加,竞争却不一定会立马白热化。

整个印刷圈之所以在2013年前后,对行业景气度下降基本形成共识,或许是因为遭遇了双重因素的叠加:一是2010-2014年的进口高峰大大增加了产能供给,5年引进6548台胶印机,按年均满产产值2000万元推算,大致形成了1300亿元的新增产能;二是伴随着国民经济的调整,印刷总产值的增长在减速。2013-2016年,我国印刷总产值累计只增长了1200多亿元。

对印刷圈来说,产能由不足到过剩是在过去二三十年间慢慢形成的。在可预期的范围内,去产能也必然是一个漫长而又复杂的过程。

实际上,最近几年,印刷厂的日子不太好过,再加上环保、纸价等意外因素的影响,很多圈里人都对去产能抱有期待。不止一位老板说过,未来几年,国内10万余家印刷厂会消失1/3,甚至2/3。

印刷厂的倒闭与退出是行业自我调整的需要,却未必一定会起到去产能的效果。因为产能的增减从根本上只取决于一个因素:印刷机增加与减少的速度。

如果只有倒闭的企业,没有退出的设备,再加上仍在不断引进的高端设备,印刷产能就不仅不会减少,还会继续累积与增加。

可如果真有印刷机大量退出,那是否又会引发新的问题?比如,二手机价格的大幅下滑,各位老板存量资产的保值压力。

好了,就到这里吧。今天的话题,三好同学说得很辛苦,有点掌控不好的感觉。说得不对,不到位的地方,请各位老板见谅。


作者介绍:

中国国际彩盒展专家委员会专家


刘积英


刘积英先生,笔名王三好,长期从事印刷包装专业媒体工作,具有近20年从业经验,曾担任《印刷技术》杂志副主编、《印刷经理人》杂志主编、《印刷工业》杂志社总经理兼总编辑、《出版商务周报》总编辑、印刷工业出版社副社长兼副总编,及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副秘书长。


现任《中国印刷》杂志社社长,微信自媒体“印刷企业家”创办人兼主要撰稿人。对印刷包装行业的发展现状有深入思考,擅长行业数据及上市公司、新三板挂牌企业财务数据分析,对印刷包装电商及其他新型商业模式有一定思考,可为纸箱企业提供战略层面的咨询、顾问服务。

擅长领域

印刷包装企业(含纸箱企业)企业战略分析、诊断、规划,印刷包装行业、企业分析报告、可行性报告及专题研究报告撰写。


可为纸箱企业提供一对一的战略咨询、顾问服务,项目可行性研究及专题研究报告服务。


※    版权所有,未经作者本人同意,不得擅自转载,侵犯版权追究法律责任。

我们使用cookies来运作该网站, 并改进其可用性。 关于我们使用的cookies、 如何使用和您如何管理它们的详细信息可通过阅读隐私声明获取。 请注意使用本网站意味着您同意使用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