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丢掉的牛奶盒都去哪里了?牛奶盒回收企业吃不饱,回收体系、补贴政策等有待完善

 

你有没有想过,丢进可回收物垃圾桶或者小区智能回收箱的牛奶盒都去哪里了?它们最终的命运是怎样的?

 

当然,肯定有一部分被填埋、焚烧或者不知所踪,但是目前,正有越来越多的牛奶盒被回收利用起来。在杭州富阳区,就有一家主要从事牛奶盒回收利用的工厂,这里的牛奶盒大部分来自杭州,也有部分饮品包装来自上海、安徽等其他地区。

 

 

来自浙江杭州,上海及安徽等地的牛奶盒、纸包装

 

虽然趋势向好,但工厂依然“吃不饱”。“我们的日生产能力是600吨,但现在每天收到的可回收物约300吨,其中100多吨是牛奶盒。”企业创始人羊军说,对他们这样做低价值可回收物的企业来说,最缺的是货源

 

为什么缺货源?因为牛奶盒是低价值的,也就是说,“不值钱”,不像纸板箱那样是小区里回收垃圾人员都要的“香饽饽”。此外,也没有完善的回收体系。

 

在上海,为了刺激低价值可回收物的回收利用,已经出台了补贴政策,并正在建立点、站、场的回收体系,但市场真正要建立、良性循环起来,还需要时日。

 

要让更多的牛奶盒资源化利用起来,目前还需一定资金扶持,并尽快建立全程回收体系。

 

 

一天“吃”进百余吨牛奶盒,

变身纸张、塑料粒子、铝粉等资源

 

 

 

位于杭州富阳的富伦生态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一家较具规模的废弃牛奶盒、饮料软包装等回收再利用企业,合作伙伴包括利乐、蒙牛、界龙、旺旺等。

 

在工厂车间,记者看到,牛奶盒、肯德基等快餐盒、奶茶饮料杯等被堆成了一座小山。“这些都是今天凌晨刚运到的,3个半小时后,它们就可以被再造成为牛皮纸、塑料粒子和铝粉。”羊军介绍。

 

这些可回收物被“送”进机器后,首先通过水力搅动,将纸浆分离出来。在设备的出口,只见一张张铝塑纸被“吐”了出来。分离出来的纸浆制成牛皮纸用作包装,还有信封、笔记本等各种产品。

 

 

纸浆分离之后的第二步是铝塑分离。其中的塑料成分被制成塑料粒子,再作为原料转卖给其他企业制造脸盆等塑料制品。铝成为铝粉,供应给其他企业作为工业原料。

 

整个处理过程中是有污水产生的,必须经过处理后排入污水管道。富伦借助的是藻类的净化作用。

 

 

牛奶盒回收资源化利用的3个工艺

 

 

“没吃饱”,

自己“找饭吃”

 

 

在上海的小区,你大概会看到,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实施后,可回收物垃圾桶到了晚上被堆得满满的,或者小区智能回收设备经常告知“已满无法投放”。官方统计显示,截至10月底,上海可回收物的回收量比2018年10月增长4.6倍。“垃圾桶都是满满的,小区收废品的一天下来收的也不少啊,后面的回收企业日子应该很好过吧。”有市民这样想。

 

其实,这里要看你收的是哪一类可回收物。纸板箱等高价值的可回收物,日子相对好过,但诸如牛奶盒等低价值的可回收物,日子就不那么舒坦了。“过去呢,很多人都没有分类意识,也没有强制要求分类,牛奶盒和其他垃圾混在一起,现在强制分类了,人们的分类意识提高了,但因为不值钱,小区收废品的要么不愿意收牛奶盒,要么出价低得像白菜。”一名业内人士说。

 

据悉,创办十多年来,富伦收到的牛奶盒在逐渐增多,但依然“吃不饱”,不得不四处动脑筋“找饭吃”。2017年和杭州相关部门合作,在校园开展牛奶盒回收行动,一年收集了470万余只牛奶盒,达到47吨,加上其他社会渠道收集的牛奶盒,总共有2万吨左右,但企业的年处理能力有20万吨。当然,企业还回收利用其他可回收物,但总的来说“没吃饱”。

 

为了能收到牛奶盒,富伦还想出经济刺激措施。“在杭州一个小区,为了让小区废品回收人员帮忙把牛奶盒分出来,我们在购买他的纸板箱时会出略高的价格,比如市场价大部分是6角一斤的时候,我们会出6角1,牛奶盒再另外以3角一斤的价格购买。”富伦回收业务负责人羊孙飞介绍,除了价格激励,工厂定期还派车去小区拉货。

 

羊孙飞说,工厂也慢慢在做自己的回收体系,把触角伸向小区、火车站等,并建立自己的物流运输,虽然这成本不小。

 

业内人士表示,像富伦这样“吃不饱”的情况,其实回收企业普遍遇到。

 

 

牛奶盒回收利用后的产品

 

 

事情的另一面

前端不知道牛奶盒给谁去回收处理

 

 

事情的另一面却是:前端回收企业不知道收来的牛奶盒给谁去进行末端处置。利乐公司可持续发展经理龙朝阳说,此前,上海一家智能回收箱的运营企业找到他们,询问收来的牛奶盒有什么处置渠道。

 

这家智能回收箱运营企业目前在上海不少小区都有布点。

 

根据记者的采访,目前上海市场上大部分智能回收箱的运营企业其实没有末端处置能力,他们只是将从居民手中收来的可回收物再转卖给相应的工厂进行处理,从中赚取差价。当然,个别企业对个别种类的可回收物有自己的处置能力,比如电子产品。

 

 

很多智能分类设备运营企业本身并没有对各类回收物的末端处置能力,还要进行“转卖”

 

 

政策

扶持低价值可回收物资源化利用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阶段,仅靠企业单方面的努力,是无法撑起整个可回收物回收市场良好运转起来的,尤其是低价值可回收物,必须要有政府的扶持。

 

今年上半年,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发布了《上海市可回收物回收指导目录(2019版)》,包含一般可回收物、低价值可回收物、不宜列入可回收物的垃圾品种三张清单。其中,纸塑铝复合包装(比如利乐包装)、碎玻璃、衣物等被列为低价值可回收物。对于低价值可回收物,各区制定了补贴政策。

 

此外,市绿化市容局会同商务委等部门正加快生活垃圾可回收物“点、站、场”体系建设。截至目前,已建成可回收物回收服务点1.4万个,中转站201个,大型集散场9个。

 

 

学生在用牛奶盒回收制成的纸张上创作

 

 

背后故事

煤老板转行“垃圾”回收

 

 

富伦如今已经成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然而,十多年前,它仅是一个小作坊,老板羊军曾经是一个木匠出生的煤老板。“被迫”转行之初,还曾将利乐公司找上门来帮助他做回收的工作人员拒之门外。

 

羊军说,十多年前,他还在做煤生意,一个债务人将一家造纸小企业抵押给他,“如果不要,那钱就收不回来了。我想想,就要了吧。”

 

就这样,羊军从煤老板转行造纸行业,“那个时候,富阳有500多家造纸企业,像牛奶盒等‘垃圾’都扔掉不要,我就把它们捡回来,一天能捡回来2吨牛奶盒。然后,就琢磨怎么能利用这个牛奶盒。”羊军回忆道,“正好利乐公司有些工厂废料也到了我这里,他们追踪这些废料的去向,就辗转摸到了我这里。当时,我的小作坊只有十来个人,场地也有些乱七八糟。我把他堵在门口,差点把他轰走,但来人态度十分诚恳,一句‘我们可以帮助你的企业’打动了我,我让他进来,开始认真听他讲牛奶纸包装的利用价值。就这样,开始了我和利乐公司至今已15年的合作。”十多年来,利乐公司对富伦在资金、设备、工艺等方面给与支持,扶持牛奶盒的回收利用。

 

 

煤老板转行“垃圾”回收的羊军

 

龙朝阳介绍,除了富伦,利乐在北京、江苏、四川、山东、广东等地扶持了七八家具有一定规模的牛奶盒回收企业。其资源化利用的方式,除了分离复合材料,成为纸、塑料粒子、铝粉等,还可以将牛奶盒整包利用制成高密度的桌椅、垃圾桶。2010年上海世博会园内,以及现在的上海国际旅游度假区里都有利乐捐赠的用饮用后的牛奶盒制成的长椅和垃圾桶等。

 

龙朝阳说,根据这七八家企业的统计估算,这两年国内回收的牛奶饮料纸包装总量约在每年14万-15万吨左右,而这仅仅是市场上销售出去的牛奶饮料包装的冰山一角。

 

来源:周到上海